诺亚方舟 discussion

9 views
放任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常见问题解答

Comments Showing 1-5 of 5 (5 new)    post a comment »
dateDown arrow    newest »

message 1: by 巨大机 (new)

巨大机 | 193 comments Mod
(FAQ about Libertarianism)
  
  
  
  这些解答是根据好几个来源进行编录的。大多答复是从David Bergland所着《Libertarianism in One Lesson》(《一课时间让你了解放任自由主义》)和《America's Libertarian Heritage》(《美国的放任自由主义的遗产》)获得或引述的。引述获得了David Bergland本人、“倡议自治”网站(the Advocates for Self-Government)保留(这些文字)的许可。 所有被引述的答复将被标记出来并且将作为参考书目中的参考来源。
  
  
  内容:
  
  1.什么是放任自由主义?
  2.放任自由主义者是自由派(liberal)还是保守派(conservative)?
  3. 放任自由主义者怎么解决那些争端?
  4.在征兵制方面放任自由主义者是什么态度?
  5. 政府是否应该调控广播, 电视, 或出版?
  6.为什么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撤销针对两相情愿的成年人在性行为方面的规定?
  6.a 这(上面的观点)也适用于卖淫行为吗?
  7. 放任自由主义者支持把个人自由延伸到毒品的使用上吗?
  7a 但如果毒品被合法化了, 会不会产生出成千上万的瘾君子来呢?
  8. 放任自由主义者把支持拥有枪支看作是一种个人自由吗?
  9. 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如何对待移民?
  10.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对农场和贸易进行的补贴是什么态度?
  11. 人们会在自由贸易的情况下比有关税的情况下变的更好吗?
  12.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最低工资法是什么态度?
  13.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穷人是什么态度?
  14.我们需要平权法案以使偏执的雇主无法拒绝聘用少数族群和妇女吗?
  15.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税收是什么态度?
  15.我正在争取减税,但作为当务之急我们怎样才能办到?
  16. 你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17. 这些想法是不是只有当大家都好的时候才会运作?
  18. 在一个放任自由主义的社会中,污染环境者毁坏环境不会免掉惩罚吧?
  19. 放任自由主义如何对待禁止在酒吧抽烟的法律?
  20.任何对于地球的破坏不是都会对于地球的存在造成直接的威胁吗,因此的话,未来人们的权利在哪里呢?
  
  
  
  原文地址:http://www.faqs.org/faqs/libertarian/...
  
  1.什么是放任自由主义?
  
  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一个和平和丰足(peace and plenty)的双赢世界(a win-win world)。并且我们相信, (达到这个目标的)唯一方式是通过自治(self-government)(的方式),而不是其他的政府模式(others- government)。
  
  自治是个人责任和宽容的集合(the combination of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and tolerance)。责任意味着你自己统治(govern)你自己。宽容意味着你不把你的价值观(values)强加在平和(peaceful)、诚实的人民的身上。
  
  然而在今天,其他政府(模式)在正给我们带来不安全(insecurity), 冲突(conflict)和贫穷(poverty)。 让我们复兴(revitalize)我们自治的遗产以创造一个双赢的、大家都朝前进(comes out ahead)世界吧! [ 4 :] -- Carole Ann Rand
  
  
  2.放任自由主义者是自由派(liberal)还是保守派(conservative)?
  
  你有一个比仅仅选择左派或右派更好的选择。放任自由主义的方式在政治上、商业上、个人生活上, 在任何方面都给你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放任自由主义者主张一种高度的(a high degree)个人和经济自由。今天的自由主义者也喜欢个人自由但却要求政府控制你的经济事务。保守主义者恰恰相反, 主张更多的经济自由但却想要在你的私人生活上面采取更加严格的政策(clamp down on your private life)。
  
  在这些争端上放任自由主义者的位置既不是“左的” 也不是“右的”也不是这两者的混合。放任自由主义者相信在每项争端上, 你都有权利决定什么对你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奉行那种信念只要你尊敬其他人做同样事情的权利并且平和地、诚实地与他们打交道。
  
  今天的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已经拒绝接受美国在自由和个人责任上的遗产。 他们想要把我们全部投入到他们的规矩中(straitjacket,原意为拘身衣,这里是比喻用法,用以形容以既定的原则、做法约束别人的行为)里。美国人修造了一个没有束缚(shackles,专指行动和言论)的伟大国家。是时间摆脱他们限制的时候了。(It's time to take them off again. )打破毫无用处的左右(政治)光谱。在所有争端上都思考一下自由吧!Think libertarian. [2:]
  
  
  3. 放任自由主义者怎么解决那些争端?
  
  放任自由主义者以一种小心的, 以人民为中心的方式面对政治。政客们如此频繁地忘记了他们(制订)的法律和章程影响到了真正的, 活生生的人。放任自由主义者从未忽略那个事实。我们把每个个体都视为独一无二的, 拥有巨大潜力的。我们需要一个鼓励我们所有人发现最佳的自己并且最大程度去实现的体制。一个鼓励在所有人民之中发展出最和谐的关系。
  
  与各类政治问题打交道, 放任自由主义者把焦点放在了牵涉其中的人民身上。谁有问题? 它(问题)是什么? 什么是政府已经做的, 如果(已经做到)任何事情, 是否那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政府大包大揽,把许多不该由它出面做的事情也做了,因此衍生出了并非意想状况的许多新问题)
  
  最重要地是, 放任自由主义者问道:是不是有人在违犯别人的权利? 是不是有人在做谋杀、强奸、盗案、偷窃、欺骗、盗用(embezzlement)、纵火(arson)、非法侵入(trespass)之类的事情? 如果是那样, 呼吁政府去帮助受害者制裁犯错者(wrongdoer)是恰当的(proper)。 但,如果不是,政府就不应该得到牵扯进来。(尽量缩小政府职能,这是放任自由主义者的基本观点,只在需要政府力量介入的时候才让它介入进来,否则政府介入某类不该它介入的事情,也许那类事情所遇到的问题的确是得到了解决,但政府介入这类事情后也会滋生出一些新的问题来)
  
  在大多数事例中, 假如允许由人民自愿性的合作(voluntary cooperation)而不是引进政府强制手段(coercive tool of government)来解决人民所遭遇的问题,将会有更好的结果出现。 [ 3 :]
  
  4.在军队征兵方面放任自由主义者是什么态度?
  
  历史告诉(我们), 自由人民在保卫他们的家园以及国家上是可以信赖的(be counted on)。 而征兵制却是奴隶制(slavery), (要知道的是)奴隶是极不适合的自由守卫者。
  
  我喜欢知道我是在被那些想要去部队的人保护着, 而不是被那些只是被强迫到那去的人来保护。
  
  把军事力量的作用聚焦在保卫美国而不是维持地球治安会减少人力需要(manpower needs)并会进一步消除拥有征兵制或征兵登记(draft registration)的任何原因。
  我们要让自由人民去保卫自由。 [ 3 :]
  
  5. 政府是否应该调控广播, 电视, 或出版?
  
  美国的出版自由为许多处于自由匮乏状态(freedom-starved)的人民所嫉妒。独裁者使用一种受控制的新闻给反对声音消音(silence opposition)并且用谎言去对待他们的公民。
  
  如果政府拥有或控制报纸美国人肯定不想看到这种局面。那为什么我们会比较喜欢由政府所控制的电视和广播呢?和印刷的文字(printed words)(指报纸)一样, 广播说的话(broadcast words)可以并且应该是由自由市场去进行调控。(假如按照这种观点,那么VOA、BBC、RFA、DW都应该被取缔掉,但是当他们被取缔之后,美国、英国、德国这些国家的民间是否能够涌现出能很好的顶替他们目前所扮演角色的媒体,相当值得人怀疑,毕竟这些电台、电视台都不是以赢利为目的,反而因为每年能够正常营运,都要政府拨出相当的资金给他们,民间机构中有这种具备远见、财力的志愿者吗?)
  
  美国人应该能自由地选择他们想要看什么或听什么, 没有什么老大哥(Big Brother,乔治•奥威尔小说《1984》中的着名人物,几乎已成为独裁者的专属称号)之类的人能替他们做出那样的决定。 [ 3 :]
  
  6. 为什么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去撤销针对两相情愿的成年人在性行为方面的规定?
  
  没什么比人民选择塑造他们个人的性关系更具有私人性质的(personal)了。政府没有借口去闯入人民的卧室。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以个人名义赞许与他人发生的性行为。它只意味着只要参加者是两相情愿的(没有强迫,发自自愿)成年人,,没人有权利使用政府所订法律的力量去设法阻止或惩罚他们。
  
  没有正当理由把平和的美国人投进监狱仅仅因为他们的性选择(sexual choices)。让我们尊重人在控制他们自己身体方面的权利吧。[ 3 :]
  
  6.a 这(上面的观点)也适用于卖淫行为(prostitution)吗?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成年美国人做爱(agree to make love,彼此都同意的,没有强迫)。没有正当理由为此而把他们投入监狱。 这些是在两相情愿的成年人间达成的平和的自愿性协议。这些协议中只有一小部分(A tiny fraction)涉及到了金钱。
  
  (对卖淫行为的)犯罪性惩罚阻止不了卖淫行为。那样的做法恰恰创造了真正的问题。 一项研究显示每次在卖淫者(prostitute)被拘捕的时候都要花费纳税人二千美元。让我们尊重人在
  控制他们自己身体方面的权利吧。
  
  使性行为去罪化(Decriminalize),让它成为一件私人性质的事务吧。 [ 3 :]
  
  7. 放任自由主义者支持把个人自由延伸到毒品的使用上吗?
  
  酒精禁止曾经撕裂了美国。现在的毒品问题则是一场战争。苛刻的法律、监狱和罚款的威胁都不会停止毒品的使用。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使得帮助人民变得更为困难。并且恰恰是禁止法(Prohibition)创造了有组织犯罪(organized crime), 今天的毒品法律使得有组织犯罪继续存活——伴随而来的是所有形式的暴力和腐败行为(有组织犯罪所衍生的现象)。
  
  在毒品问题没有立法之前(illegal), 美国人只要处理关于他们的少量问题。让我们尊重人在控制他们自己的身体方面的权利吧。
  
  对毒品去罪化吧, 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吧, 让警察把时间都用在保护我们免受真正的犯罪行为伤害上吧! [ 3 :]
  
  7.a 但如果毒品被合法化了, 会不会产生出成千上万的瘾君子来呢?
  
  我也一样想要居住在人们是健康的、有生产力的社会里, 不因为那些能使人上瘾的毒品而摧毁掉他们的生活。
  
  在1914 年之前,所有烈性毒品(hard drugs,容易使人上瘾的毒品,譬如,可卡因、海洛因)是合法的,并且只有少数的上瘾者。研究显示, 甚至是上瘾者也是有生产力的,并且当他们能低廉地得到他们的毒品时,他们也不会参与犯罪。
  
  我们今天尽管把毒品有罪化(criminalization)了,但依然有隐君子存在。我们还遭遇到了由于毒品是非法的做造成的暴力现象。让我们把毒品去罪化,那样我们就能使暴力行为停止并使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得到真正的帮助。 [ 3 :]
  
  8. 放任自由主义者把支持拥有枪支看作是一种个人自由吗?
  
  放任自由主义者,就象是其它美国人,想要能安全地走在城市街道上、确保他们家园的安全。 我们还想要使得宪法所给予的权利得到保护、守卫免受侵蚀的民间自由。特别是,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看到所有人民都根据法律被平等的对待,如同我们的宪法所要求的那样。美国成千上万的枪主也是这样的人民哦。
  守法(Law-abiding)负责任的公民不要也不应该需要任何人的许可或赞同才能去参与平和的活动。枪支所有权,就其自身来看,不危害到其它人,不能够在道德上(对拥有枪支的人)进行犯罪惩罚证明正当性。负责任的,很好武装和训练的全体公民是对来自国内的犯罪和外国入侵威胁最佳的保护。
  美国的创建者知道这事。在今天这仍是事实。
  
  9. 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如何对待移民?
  
  人们有权利去任何地方旅行,获得任何提供给他们的工作,只要他们是在由自己付出代价的情况下做这些事情的并且没有伤害到其他人的权利。
  
  帮助穷人的一个方法就是让他们去有工作的地方(寻找工作), 不管疆界在哪里。研究显示, 移民没有从其他人(本国居民)那里抢走工作机会, 他们反而补充了经济并且帮助创造了更多工作。
  
  美国是由来这里不为寻找其他只为寻找机遇与自由的移民所建立起来的——是他们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为伟大, 最有生产力的社会。
  
  尊重人权、同情的对待世界上穷人的要求,因此之故,我们放宽了移民入境限制。(美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从它每年所接收的难民量就可以看出这一理念正在现实中被很好的实施) [ 3 :]


message 2: by 巨大机 (new)

巨大机 | 193 comments Mod
  
  
  10.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对农场和贸易进行的补贴是什么态度?
  
  所有做生意的人, 包括农民, 都应该能够在没有其他人给予补贴的情况下在一个自由市场上提供他们产品。既帮助生产者又帮助消费者会致使政府项目和限制摧毁到美国的自由企业体制。
  
  补贴是有害且不公平的。为什么某些生意必须被收税使之作为给他人的赠品(政府对某些钟爱的行业或企业进行补贴)? 为什么你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去支持政府偏爱的生意呢?
  
  我们停止这种胡说八道的行为。然后生意就能在一个自由市场中运营,并且我们大家能更好的在饮食, 着装和居家方面降低开支。[ 3 :]
  
  
  11. 人们会在自由贸易的情况下比有关税的情况下变的更好吗?
  
  自由贸易给消费者提供了更高品质、更低价位的商品。贸易限制(Trade Restrictions)则导致了反面:劣等的(shoddy)商品、更高的价位。
  
  在自由贸易的情况下, 消费者为产品支付低价因此有更多金钱剩下来可以花在其它物品上, 国内、国外都是如此。
  
  自由贸易是世界和平的起因。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时, 贸易壁垒(trade barriers)到处上升, 直接地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如果物品不穿过边界(不能自由贸易), 军队将会照办(侵略)。
  
  让我们结束所有贸易限制、以最高效率和最有生产力的方式来分配世界上的资源。 [ 3 :]
  
  
  12.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最低工资法是什么态度?
  
  熟练(Skilled), 有经验的(experienced)工人享有高薪水因为雇主争着去聘用他们。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Poorly educated), 没有经验的(inexperienced)青年人无法得到
  工作因为最低工资法的规定使得他们太昂贵以至于不能作为实习生被聘用。 最低工资的撤销会使得许多年轻人,少数族群和穷人能得到工作。
  
  如果最低工资是这样一种好想法, 它必须被问道,为什么不把它上升到每小时$200? 连最顽固的(die-hard)最低工资提倡者都能看到那种建议有着某种错误。
  
  唯一“公平的”或“正确的”薪水是由雇主和雇员经过自愿协商达成的。我们现在应该撤销最低工资。 [ 3 :]
  
  
  13.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穷人是什么态度?
  
  我想要打破贫穷链条并帮助残疾人。首先要取消防止成功达成该目标的法律。其次,私有化福利制度。
  
  许可证制(Permits),执照制(licensing),分区制(zoning), 劳工法(labor laws)。他们全都阻止要去工作的人民, 特别是少数族群。撤销那些法律。私人慈善团体会比政府福利救济种植园(the government welfare plantation,对政府福利制度的一种嘲讽,虽然施行的面积很广,但效果却不是很好、没有很强的针对性)更加同情、更好的发配物品给(那些需要福利救济的对象)。
  
  我们无法实现一个完美的世界。我们通过让有效率的自愿性协助(voluntary assistance)替换无效率的政府项目为穷人做更多事情。 [ 1 :] ——David Bergland
  
  
  14.我们不需要平权法案以使偏执的(bigoted)雇主无法拒绝聘用少数族群和妇女吗?
  
  放任自由主义者想要看所有类型的人在最为和谐的雇佣关系(relationships)中工作。“平权法案”涉及到的法律迫使人牵入到了不管他们想要还是不要的(雇佣)关系中。没有多少年前,许多州都有法律规定以防止不同种族在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譬如工作、吃饭、婚姻等。放任自由主义者反对所有这一类法律,因为牵涉到的人们有权利为他们自己是否进入一段雇佣关系或合伙关系(association)做出决定。
  
  一句老话说的好: “跳探戈需要两个人。”(“it takes two to tango”)雇佣关系或合伙关系至少需要两个人。我们无法使用强制力证明人们处于非自愿的雇佣关系的正当性,我们无法使用强制力证明公民在违反自身意愿的情况下接受一段雇佣关系的正当性。
  
  政府就业是另外的事件(case)。政府在就业或提高就业工作上唯一的标准应该是视(求职者)表现而定(merit)。宪法要求,法律之下我们全部被同等对待。因为政府是由法律创造出来的,宪法上的要求是要绝对均匀的被传递(they are Constitutionally required to be absolutely even handed)。另一方面公民或公司有权成为笨蛋并遭受相应的后果(Private citizens or companies on the other hand have the right to be stupid and suffer the
  Consequences)。
  
  企图以平权法案的方法去改正偏执者并没有运作得很好。这样的法律对于偏执者来说是很容易徊避并且人们会趋向于认为少数族群雇员在表现(merit)上没有赢得他们的位置的资格即便他们做到了。平权法案还使得偏执者通过要求少数族群雇员在少数族群拥有的生意中招募员工这种能够骚扰到少数族群雇员的方法成为可能(They also make it possible for bigots to harass minorities by demanding employment at minority owned businesses)。 [2:]
  
  
  15. 放任自由主义者对待税收是什么态度?
  
  美国人已经从私有供应者那里获得了许多服务。有充分理由认为其它服务, 从邮递(postal delivery)到教育到道路的修建和维护,都能由私营部门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来提供
  
  我们应该支持所有能够减少和撤销税收的变动,因为税收是通过强制力(force)以不道德的方式获得的。所得税更是特别邪恶(particularly evil),因为它对生产力进行惩罚并且强迫我们大家暴露我们的私事给政府的秘密调查员(government snoopers)。
  
  在1914 年之前我们没有所得税但美国是繁荣的。以自愿的方式来替换所得税为(某些计划)提供资金服务应该是我们的目标, 并且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做。 [ 3 :]
  
  
  15.a 我正在争取减税,但作为当务之急(a practical matter), 我们怎样才能办到?
  
  把政府看作是服务业的一种聚合物(a conglomerate of service businesses)。这些服务的供应者不必须是政府雇员,并且这样的服务不必须是税收款项来支付。不论它是教育、安全、运输、慈善、能源,或是其他任何行业, 私营部门做到的还是太少。通过减税,我们必须允许私有服务供应者替换无效率的官僚(breaucracy)。市场竞争将以更低的成本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并且使得消费者落在掌控中(指私有服务供应者对于消费者的消费心理、消费行为把握的更为准确,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有没有错?)。[ 3 :]
  
  
  16. 你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我要你能够自己治理自己。放任自由主义的方式是让你决定多大程度的独立对你来说是好的并让其他人也决定他们自己。
  
  用自治替换政治控制只会以你意愿的进度来行进。让我们去试验它吧。削减外国援助。解除运输管制。撤销关于毒品的法律。削减农场补贴。减少税收。
  
  既然你获得了你自已的政府,你大概将想要更多。那就要看你如何做决定了。没人可以迫使你成为自由人(No one can force you to be free)。 [ 1 :] ——David Bergland
  
  
  17. 这些想法是不是只有当大家都好的时候才会运作?
  
  你不必须相信人在自由工作的时候总是美好的,大多数人在绝大部分时间中,是以放任自由主义尊重他人的权利为前提在互相打交道的。你不想被(强迫状态的)听任摆布(be
  pushed around),也不想强迫你的邻居听任摆布。你不偷窃、欺骗或行凶抢劫(mug people)。
  在我们之中绝少数人犯了所有罪行。如果多数人民多半时间是邪恶的,那么社会将会崩溃。
  
  如果人们基本上是邪恶的, 你最后想要做的事才会是让一个由那些邪恶的伙计雇员组成的大政府行使对你的控制。[1:] -- David Bergland
  
  
  18. 在一个放任自由主义的社会中,污染环境者毁坏环境不会免掉惩罚吧?
  
  “今天, 所有的污染者中最大的就是——美国的军队——没有因为谋杀而遭到惩罚(gets away with murder)——这是真的(literally,加强语气)。当法院发现军队要对发生在犹他州的因为粗心大意的核测试所造成的病症和死亡负法律责任时,政府要求主权豁免(sovereign immunity)并拒绝支付损失。在一个放任自由主义的社会中,没有人可以因为他们的行动所造成的后果享有豁免权——尤其不可以是一个负责保护我们的政府。
  
  
  “放任自由主义者相信, 人们和政府应该尽可能的通过恢复(by restoring)被他们毁坏的事物来纠正他们的错误,。今天, 政府做的不是让污染者来支付污染的费用,而是让纳税人承担了相应的负担。有时它要求谁买了被污染的物产谁就得负担治理污染的费用。如果污染者不用支付由他们所造成污染的费用,为什么他们应该停止继续污染呢?”
  
  “因为政府是所有所有的污染者中最大的那个,把政府放到负责制止污染的位置上就好象是让狐狸去负责(看护)鸡舍。” [5:] -- Mary Ruwart
  
  
  19. 放任自由主义如何对待禁止在酒吧抽烟的法律?
  
  “在放任自由主义者的社会中, 抽烟的政策是由酒吧或餐馆老板来设置。顾客会光顾那些设立了他们更为偏爱的规定的场所,就如同他们今天所做的那样。举例来说,我避免去那种腾云驾雾(smoke-filled)的场所,选择去无烟餐厅(smoke-free)或是拥有为吸烟者、不吸烟者
  提供隔离房间的餐馆。作为顾客, 我没有权利对抽烟政策发号施令(dictate)就好比是我没有权对衣物制造商指定色彩搭配。然而,我可以用支配自己的金钱与衣物制造商或他们的竞争者做生意的方式来变相的告诉他们我(在色彩搭配上)的喜好。”[5:] -- Mary Ruwart
  
  
  20.任何对于地球的破坏不是都会对于地球的存在(existence)造成直接的威胁吗,因此的话,未来人们的权利在哪里呢?(形容现在的人们对于某些对于地球的破坏活动采取一种不负责任的自私态度,只考虑到眼前的利益,根本就没有考虑在我们之后的人们生存在地球上的权利、福址)
  
  保护地球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个人享有所有权。人们关心他们自己拥有的事物,因为他们可能在今后出售它们。但对于租赁的事物却不是那么小心。如果你到西部把由私人拥有的牧场与那些由政府管理的牧场做个比较,私人所有权的好处就会变得非常明显。
  
  “当我是Kalamazoo雨林行动委员会(Kalamazoo Rain Forest Action Committee)的成员时,环境保护者认识到帮助本地人保卫他们的所有权是雨林能够得到的最佳保护 。政府是最大的污染者并且抢夺(despoiler)了我们的土地,让这只狐狸(指政府)来守卫我们的鸡棚,我们已经被唬弄了。” [5:] -- Mary Ruwart
  
  
  
  
  参考书目:
  
   [1:] "Liberty Communicator Course," Advocates for Self-Government,
   1988.
  
   [2:] Bergland, David, "America's Libertarian Heritage: The Politics of
   Freedom," Orpheus Publications, 1773 Bahama Place, Costa Mesa, CA
   92626, (714)751-8980, 1991.
  
   [3:] "The Liberator," Spring 1992, pp. 18-19, Advocates for Self-
   Government, 3955 Pleasantdale Road, No. 106-A, Atlanta, GA 30340,
   (800)932-1776.
  
   [4:] "The Liberator," Summer 1993, p. 13, Advocates for
   Self-Government.
  
   [5:] "The Liberator OnLine," http://www.self-gov.org/liberator.
  
  译者自己加的注:
  libertarianism,该词的汉译用语可谓千奇百怪,有人把它译作“自由意志论”(邓正来主持翻译的中文版《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对该词的翻译法)、有人把它译作“自由至上论”(毛寿龙、李梅在《西方政府的治道变革》中的翻译法)、有人把它译作“自由放任主义”(大陆、港台不少学者在介绍、讨论这一派自由主义思想时经常使用的翻译字眼)或“放任自由主义”(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江宜桦在《自由主义哲学传统之回顾》、《当代两种自由主义之争》两篇论文中对该词中所做的翻译,这两篇文章都可以在江教授的个人网站上下载到:http://ccms.ntu.edu.tw/~jiang/)、还有人把这...—— 从两对英文概念Freedom/Liberty和Liberalism/Libertarianism谈起》一文中对该词的翻译法)、甚至有学者把这个词翻译为“自由人主义”(台湾清华大学经济系教授黄春兴在为中文版《百辩经济学》写的导读中对该词所做的翻译),经过比较,我在翻译本文的时候还是选择了江宜桦教授的翻法,因为觉得“放任自由主义”要比其他一些翻译法来得更为贴切,Liberalism与 Libertarianism这两派思想其实都把实现个人最大程度的自由放在首位来考量,所以把“Libertarianism”称做“自由意志论”、“ 自由至上论”、“自由人主义”好象都不太适合,这些翻译用词没有把Liberalism与Libertarianism这两种都自称为正统的自由主义区别开来,其实这两派思想共同分享了近代自由主义传统的核心信条:宪政主义、法律主治、言论自由,只是双方在政府在社会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以及一个自由的社会是否应该追求正义的理想这类问题上,发生了尖锐的摩擦。Liberalism的信奉者普遍认为政府可以通过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使得社会上的每个人(尤其是那些政经地位比较差的人)有机会获得追求美好人生的机会,也正因为Liberalism在理念上的这种倾向,使得他们经常被指责其理论带有社会主义的色彩(实际上Liberalism与Socialism还是有着本质差别,具体的区别我会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谈到)。Libertarianism的信奉者则对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充满了戒心,认为社会发展的趋势是应该努力使自愿形式组成的民间力量来代替目前政府所执行的大部分职能(一些极端的放任主义者则普遍仇视政府的作用,提倡无政府主义),积极捍卫人人与生俱来即拥有的生命权、自由权与财产权,因为这些权利都是在政府设立之前就存在了。因此从这两派思想的基本定义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最大的差别不是不是在理念所要实现的目的层面上,而是在达成那种理念应该采取何种途径、手段上,由于这个缘故,我选择了“放任自由主义”这一翻译法,任赜先生选择把它翻译成“消极自由主义”也是基于类似的考量,希望我的这种说法能够得到大家的批评、讨论、补充,使中文用语中产生出真正能够代表Libertarianism理念实质的词汇来。


message 3: by 巨大机 (new)

巨大机 | 193 comments Mod
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又常被译为自由人主义、自由意志论、自由至上论。自由意志主义是一种主张只要个人不侵犯他人的同等自由,个人应该享有绝对的自由以其自身和财产从事任何活动的政治哲学。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基本准则为:任何人类的互动行为都应该出于双方的自愿和同意,任何利用暴力或诈欺手段侵犯他人权利和财产的举动都是违反了这种准则。因此除了对付他人先行侵略的反击外,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行为。

【原则】

自由意志主义者对于“自由”的定义为:在不侵犯他人人身和财产的前提下,一个人有绝对的自由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而在何谓侵犯他人的问题点上,则有许多不同看法。但通常的共识为,在行为上表现出不尊重他人权利的人应该受到制裁,包括以监禁、缓刑、假释等方式约束他们的自由,这些准则通常与现代民主社会一致。通常在西方民主国家,在这些问题上,便是以自由意志主义者的主张作为基础的功能准则的。

自由意志主义通常会以掌权者侵犯个体的观点来看待个人在权力前所展现的渺小。不像一般注重于一个人能做什么的积极自由(positive liberty),自由意志主义者强调于一个人被允许做什么的消极自由(negative liberty)。这种概念由约翰·斯图尔特·密尔首次提出,并在之后由以赛亚·伯林详细阐述。

自由意志主义通常认为,政府若对一个人和其财产随意施加约束、或实行中央集权,便是违反了自由的准则。他们倾向于将政府看作是为了定义并保护每个人各自的行为和思想自由的角色。并视执法机关应该制裁那些藉由暴力或诈欺伤害了他人的行为,但不应该涉及那些与侵犯他人无关的事物(例如毒品和卖淫等等)。无政府主义便是自由意志主义的一种延伸形式,反对一切来自政府的约束,假设在无政府状态下个人和社会将形成自治组织,而不需要管理者和执法者。

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视生命、自由和财产为个体所拥有最基本权利,因此对任何一种作出让步必然会危及到其它两者。若是民主国家经由政治过程放弃了坚持这些个人权利,他们会视之为“多数的暴政”,此一说法最先由亚历西斯·托克维尔提出,并经由约翰·斯图尔特·密尔主张而出名,认为这是多数人将他们所订立的约束强加至少数人身上,却在过程中侵犯了少数人的权利(例如同性恋问题)。

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支持普通法,认为普通法与成文的法规相较之下,较少出现独裁状况,也比较具有弹性。认为普通法更能调整对财产权的定义以适应环境的思想家,包括了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理查德·艾普斯坦(Richard Epstein)、罗伯特·诺齐克、兰迪·巴内特。

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则推测这种变革最终会产生各种“平常的”定义,例如环境污染以及其它的互相影响现在则被视为外部效应。“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的社会将不会容许任何人藉由污染而伤害到他人,因为每个人要替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权利和后果主义〗

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例如罗伯特·诺齐克和穆瑞·罗斯巴德则认为生命、自由和财产是一种自然权利(natural rights),换言之要保护这些权利、或是摧毁它们,都是个人的选择。他们的观点直接或间接的由托马斯·霍布斯和约翰·洛克的著作里引申出来。对自由意志主义也有极大影响的艾茵·兰德也视这些权利为自然法,不过她本人却拒绝这种分类。

其它自由意志主义者如米尔顿·佛利民、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以及海耶克则认为这些权利是实用主义或后果主义(Consequentialism)的,而且也是道德的根基点。他们主张自由意志主义是与经济效率是保持一致的,也因此自由意志主义是促进和提高社会福利的最有效方法。

【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政策】

自由意志主义者强烈反对限制公民的自由,例如限制表达意见的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仰自由等等)、禁止人民自愿的组织团体、在非合法诉讼的程序下侵犯个人的人身和财产或施加惩罚。也因此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任何形式的审查制度(包括审查攻击性的言论),以及在审判前就没收财产的举动。而且自由意志主义者大多反对区分政治和商业上的言论或组织—这种区分通常用以保护各自领域的活动不受政府干预。

自由意志主义者也对任何限制了个人或双方自愿情况下之行为的法律表示不满,也反对无被害者犯罪(victimless crime)的法律。也因此他们相信个人有选择产品和服务的权利,而不应被政府以执照限制或国家授权的垄断,或是任何形式的对于产品选择和服务的贸易限制(见自由贸易)。他们也反对有关消遣用毒品、赌博和卖淫的禁令。他们认为公民应该有自由从事风险行动,即使这种行动可能伤害他们本身。举例而言,当大多数人都赞成规定使用安全带时,自由意志主义者却认为这是一种家长专制(paternalistic)的命令而加以反对。同样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食品和药物管理署(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禁止未经检验的药物和医疗,主张有关医疗的方法应该由病人和医生来决定,而政府最多只能以通过非约束力(non-binding)的裁判来表达关于医疗安全性和效力的看法。

除了排斥政府干预个人行为之外,自由意志主义者相信政府应该避免加诸任何确实的道德义务,像是宗教信仰、义务的兵役、或经由课税而建立的社会福利体制。事实上,自由意志主义者将任何由政府所发动,类似于强制性重新分配财富的政策都视为是被合法化了的偷窃行为;无论这个手段是经由个人行动、或是国家机器强征税赋。也因此他们反对以课税作为资金来源的公共服务,例如邮政、运输、社会保险、公共教育和保健事业(虽然往往鼓励以私人方式投资这些服务)。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重新分配财富的政策,因为他们认为那在经济上是毫无效率的,如果生产的过程被政治干预了,那必将导致产品质量降低、更高的成本和其它因为脱离了自由市场而造成的扭曲现象。他们也反对政府与企业的勾结,也就是一般所称的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和企业福利政策(Corporate welfare),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以税赋手段强迫个人补贴那些没有利益产生的企业。

自由意志主义者通常相信这些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普遍权利,他们也不反对物质上的不均等、或是随意挥霍的行为—只要这种行为没有伤害到其它人。他们视经济上的不均等为人们自由行为后的结果,有些人能经此获利、而有些人则不能。

〖无政府资本主义和小政府主义〗

一些自认为自由意志主义者的人也自称是小政府主义者(Minarchism),换言之,他们支持最小数量的税赋为“必要之恶”,在有限制的规模下资助一些用以保护公民自由和财产权利的公共机构,包括警察、军队(不包含征兵制度)和司法机构。

而无政府资本主义则反对全部的税赋,排斥任何政府提供的保护服务,主张那是不必要的。他们希望政府远离司法和保护的服务,认为这些服务应该由私人团体所进行。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主张,小政府主义者让政府垄断保护的服务,将造成政府能以此制定一切不合实际的限制,而强迫在任何方面建立制度化的体制都将会产生不良后果。

除了一些真正的无政府主义和正统的客观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和小政府主义在政治立场上的差异往往难以分辨,因为两者都视现行的政府权力过大。一些自由意志主义哲学家,如Tibor R. Machan便表示:或许正确的来说,无政府资本主义和小政府主义之间是没有矛盾的。


message 4: by 巨大机 (new)

巨大机 | 193 comments Mod
【历史】

法国的无政府共产主义者Joseph Déjacque首先于1857年创造了自由意志主义一词。许多左翼的无政府主义者依然使用这一词自称(比如在一些非英语系国家如法国、意大利,“Libertarian”一词与“无政府主义”是同义字),不过在美国这一称呼与社会主义之间并没有任何关联。

相反的,自由意志主义被视为古典自由主义的一种形式,在今天这两个称呼往往是可以互换的。这种观念最初被简单的称为“自由主义”,是从启蒙时代在欧洲和美洲产生的一种思想,包括了政治哲学家如约翰·洛克和孟德斯鸠,以及道德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到了18世纪晚期,这些观念迅速的伴随着工业革命遍布西方世界。

洛克经由自然权利的观念,发展了一种社会契约的形式,称为“在被统治者的同意下统治”。立法机关的角色应该是保护人们在公民权利法律中的自然权利,洛克在自然权利的观念上建立了一个财产权的劳动理论,每个个人在自然状态下都“拥有”他自己,并凭借着他所进行的劳动,来获得他应得的报酬。从这个自然权利的观念中,便浮现出一种根基于个人财产和贸易,以金钱作为交易媒介的经济型态。

大约在同一时期,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发展出了一种区分“拥有主权”和“拥有行政权力”的观念,主张分隔政治权力,以防止政府扩大行政权力而牺牲了个人的权利。他并承认这种权力分隔在共和政体以及受限制的君主政体里都能达成,虽然他本人比较倾向于后者。不过,他的观念也影响了美国的开国者,并在后来从美国开始,为大多数政府所采用,包括共和政体与君主立宪政体。

亚当·斯密的道德哲学强调政府的不干涉政策(non-intervention),好让个人能自由发挥任何“上帝赋予他们的天份”,而不会被政府随意阻挠。他的经济学说主张,对于任何人在任何事业上(意指反对重商主义和垄断)发挥最佳天份的妨碍,都会造成劳动行为效率的降低。亚当·斯密指出“出自自愿的、根据可靠情报所进行的交易总是能让双方都获利”,而“自愿”和“可靠情报”所指的便是没有诈欺行为的交易。

在美国独立运动中,美国的开国者们将保护人们的自由视为政府存在的主要目的。托玛斯·杰弗逊便说:“依据我们自己的意愿,并且在不侵犯别人同等权利的限制下,正当的自由行为不该受到任何阻碍。”他也曾说过一句名言:“最好的政府,便是管的最少的政府。”

拉法耶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引进了美国对于自由的观念(尽管有人认为这只是重新引进欧洲),用以设计1789年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

“自由的权利在于从事一切对他人无害的行为;因此,每一个人对其自然权利的行使,只以保证社会上其它人皆享相同权利为限制。”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在整理杰里米·边沁对于功利主义的见解时,描述道:“每个个人,对他的身体和意志,都拥有主权”。密尔并比较了他所谓的“多数暴政”,表示功利主义需要在政治上满足“互不侵犯的原则”,藉此使每个人都能获得最大可能的自由—只以不侵犯他人为限,于是每个人将能最大限度的追求各自的幸福。这个观点也被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所支持,斯宾塞拥护“同等自由的法律”,主张道:“在不侵犯其它人同等自由的条件下,每个人有自由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皮埃尔-约瑟夫·普鲁东则拥护一种无政府主义式的社会契约,不属于个人与政府之间,而比较像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协议;一种必定会产生出我们所称为社会的协议”。他的著名说法之一即为“无政府主义便是秩序”。在他对于互助论(Mutualism)的架构中,他宣称劳动是唯一一种合法的财产形式,主张“财产本身便是自由的”,排斥个人或团体对于财产的所有权,并且称“拥有财产是一种偷窃”。不过,他之后抛弃了他对于财产的排斥观念,承认个人财产“能被用以平衡国家的权力,并以此保障个人的自由。”

到了20世纪初期,世界上许多主流的政党开始脱离以上的观念,美国的进步主义和欧洲众多的社会主义运动,反而聚焦于否定自由权和自由市场,以此对权利进行更积极的断言。他们主张政府所做的不该只是“保护人们的权利”,更主张利用政府的权力以提升人们更多的正面权利。这种改变可以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所提出的四大自由为例,其中“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两条为限制政府侵犯个人的消极自由,但其它两条却是积极自由—第三条“免于贫困的自由”(意即,政府对国内和国外施以援助)和第四条“免于恐惧的自由”(意即,施行国际主义的政策以强加他国遵守和平)。

于是在英语国家,“自由主义”一词所代表的意义从1920年代和1930年代开始逐渐与进步主义政策画上等号,但许多人仍然支持原先自由主义的涵义,这些主张小政府的流派开始自称为“古典自由主义”以区分他们的立场。

在20世纪初期,德国的纳粹主义和俄罗斯的共产主义的崛起成为相当不同的社会运动,而后者则与西方国家的进步主义运动较为相似,也因此获得许多进步主义者的同情。这时在中欧有一派经济学者自称为奥地利经济学派,开始挑战这些不同形式的极权主义,主张这些集权主义者都以集体主义支撑他们的政策,并以西方传统的观点认定任何形式的集体主义都绝对是与自由对立的。这些学者包括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和海耶克,以及主张“以互不侵犯原则作为自由意志主义基石”的瓦特·布拉克,奥地利经济学派对经济学和自由意志主义的原则都有极大影响。到了20世纪下半叶,早期是与无政府主义有关的“自由意志主义”一词,现在则转变为称呼那些与古典自由主义主张相似的人了。

〖学术界的自由意志主义哲学〗

在学院里对于自由意志主义的研讨课程从1960年于美国开始出现。在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诺齐克于1974年出版了无政府状态,国家和乌托邦(Anarchy, State, and Utopia)一书后,对自由意志主义哲学方面的研究开始受到学界的重视。不过左翼自由主义的哲学家托马斯·内格尔曾对此提出相当著名的批评,他批评诺齐克对于“个人拥有他们自身”的假设并没有进一步的解释,因此自由意志主义是“没有根据的”。

另一位哲学家简·纳维森(Jan Narveson)则试着面对内格尔的挑战。根基在戴维·高契尔(David Gauthier)的论点上,纳维森发展了一套契约论的自由意志主义,在1988年出版的The Libertarian Idea一书、以及2002年出版的Respecting Persons in Theory and Practice等著作里加以描述,他承认个人或许会为了改变自然状态而杀害或是偷窃别人,但他认为这不代表着就需要一个专制的政府来维护这种自然状态。纳维森并主张,没有政府是绝对必须存在的。其它支持契约论自由意志主义的人还有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同时也是诺贝尔奖获奖人的詹姆斯·M·布坎南。

〖左翼自由意志主义〗

也有一小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选择支持平等主义的原则,与个人自由和财产权利的主张加以混合。他们自称为“左翼自由意志主义”(left-libertarians)。左翼自由意志主义者相信最初自然状态下有关财产的分配在本质上应该是平等的,也因此人们不能合法的私下或独自的转移这些财产,除非他们获得社会的同意。一些左翼自由意志主义者甚至使用洛克式但书(Lockean proviso)以主张重新分配式的平等。一些现代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如Philippe Van Parijs和Michael Otsuka等人,他们所出版的没有不平等的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 Without Inequality)一书是目前最倾向平等主义的自由意志主义者著作。

相同的,左翼和右翼的立场都对左翼自由意志主义有所批评。更右翼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如罗伯特·诺齐克坚持主张个人的自我拥有权和财产所有权并不须达成平等主义的水平,只需要依照洛克的想法—不去使别人的情况更糟即可。分析型马克思主义(Analytical Marxism)哲学家杰拉尔德·柯亨(Gerald Cohen)也对左翼自由意志主义所坚持的自我所有权以及平等观念进行了广泛的批评。在他所著的Self-ownership, Freedom, and Equality一书里,他认为要达成平等所需建立的制度,与自由意志主义所强调的大量自由和自我所有权观念是不兼容的。不过自由意志主义的主要组织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研究员Tom G. Palmer也对柯亨的批评做了响应。

〖艾茵·兰德的客观主义〗

自由意志主义与客观主义(Objectivism)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虽然有着共同的政治目标,但许多客观主义者视自由意志主义瓢窃了他们的主张。这些客观主义者(包括艾茵·兰德)认为自由意志主义者抄袭客观主义的观念“就好像把牙齿拔出来一样”。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则视客观主义者为死守教条、不切实际而且丝毫不能妥协的。依据Reason杂志(自由意志主义者最主要的杂志)的编辑Nick Gillespie在2005年3月份有关客观主义的专题上所描述的,艾茵·兰德是“对自由意志主义运动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人...兰德是影响美国人思想和文化最多最广泛的人之一”不过他也承认,他对于杂志社如此直接的套用兰德的客观主义观念至自由意志主义上感到有点不好意思。Reason杂志的另一位记者Cathy Young也说“自由意志主义非常的接近兰德的观念,就好像是后娘养的孩子(stepchild)^造**了一般”虽然他们都排斥一般人所视为兰德派的教义,但他们还是相信“兰德对于自由的想法...可以成为自由意志主义的号召点。”

客观主义者通常反对自由意志主义所支持的不干预政策(Non-interventionism)—也就是常被误称为孤立主义的国际政策。他们声称当那是为了国家的私利(防卫者或“零和游戏”生存者的利益)而采取的行动时,国家可以、也应该在国外进行军事行动—即使这是先发制人的行动(但典型的这只能用作于确保世界不会陷入极权主义政权统治的情况下)。许多人也乐见国家用更具侵略性的态度去保护美国人民和公司在外国的权利—这也包括运用军事行动对付当地的民族主义。而且他们也不同意自由意志主义者将国家和政府视为“必要之恶”的看法,对客观主义者而言,一个规模有限而能保护公民权利的政府,应该具有绝对的必要性和制度上的道德价值。客观主义者反对一切流派的无政府主义,而且对于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分支—个人无政府主义抱持着非常怀疑的态度。

【自由意志主义的政治立场】

自由意志主义通常被视为右翼哲学的一种(特别是在美国和加拿大),尤其对于非自由意志主义者而言,在这两个国家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通常都与当地所谓的保守主义站在同一边,而反对当地所谓的自由主义,更加上他们对于经济的看法、以及反对枪枝控制的态度。然而,许多人通常视自由意志主义为经济议题上的“保守派”,和在社会议题上的“自由派”。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也拥护“共和立宪制”(也就是经由美国宪法严厉限制的共和国),而不是一些在他们看来属于“无限制民主”的政体,他们认为那将会导致“多数暴政”。(举例而言,德州众议员、先前自由意志主义者推派的总统候选人荣·保罗虽然附属于共和党,但由于他支持宪法治共和国的主张,而被自由意志主义者视为他们的一员)

但把自由意志主义视为右翼(或左翼)的描述都是一种对于自由意志主义的误解,因为在哲学上并不会严厉的分别左右翼,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任何将他们归类为左翼或右翼的称呼。举例而言,自由意志主义反对取缔毒品、征兵制度、非出于自卫的战争以及支持其它国家的防御,并支持自由贸易的扩展、言论自由,和将税赋最小化,清楚的将立场跨越了传统上定义的左右两翼。

另一种能够了解自由意志主义的政治光谱的方法便是对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两者进行比较。自由主义主张政府应该促进平等,保守主义则主张政府应该促进秩序。而自由意志主义则主张自由,并且同时反对政府促进平等或是秩序。举例而言,保守派为了保持传统的秩序,通常倾向于禁止同性婚姻;而自由派则会为了保证法律下的平等而支持允许同性婚姻,至于自由意志主义者则会直接攻击“为何婚姻需要政府批准?”的这个议题。通常他们会反对政府在婚姻中扮演任何角色,除非结婚的两方在自愿情况下签订了互相结合的契约,政府才有必要监督这种契约的执行,而且反对授与结婚者任何额外的权利(现行的减免税、补助等等)。

在有关歧视(种族、肤色、性别等等)的议题上,自由意志主义的主张和立场或许更加明显。在这种议题里,自由派通常会支持法律惩罚那些制造了与工作能力无关的歧视的雇主,保守主义会典型的允许甚至鼓励这种歧视;而自由意志主义则会反对制定任何有关这种歧视的法律,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对于拥有财产权利的业主以及正当雇用的员工的侵犯行为。换言之,即使特定的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强烈感觉到某些群体遭受的歧视应该被平等看待,他也会说这种平等化的过程应该由社会来扮演,而不是让政府来扮演这种角色。如果一个公司歧视你,你也有“自由”去更换工作,或者可能的话自己创业以发挥你自己的想法。在这些例子里自由意志主义者区分平等和自由的能力,便证明了他们认为立场上的平等并不是“自由”所必要的元素—尤其在签订非强迫契约的自由下更是如此。

为取代传统“左翼-右翼”政治光谱的区分方法,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使用了两度空间的区分图,代表着“个人自由”的轴线以及代表着“经济自由”的横线,这种区分图表被称为诺兰曲线,以发明了这个图表、同时也是美国自由党创始人的戴维·诺兰(David Nolan)为名。图表类似于一种由自我管理运动(Self Government)的人所发明的社会-政治倾向的测验。在图表中也显示了自由意志主义的政策倾向,也就是在社会议题上倾向自由派、而在经济议题上倾向保守派。


message 5: by 巨大机 (new)

巨大机 | 193 comments Mod
【自由意志主义运动】

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如卡托研究所的副所长戴维·伯阿兹(David Boaz),主张古典自由主义一词应该保留作为早期自由主义思想家的称呼,以确保清楚和正确性,而且也是因为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与古典自由主义间仍有差异存在。不过,卡托研究所正式的说法则认为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意志主义是同义词;他们比较喜欢人家形容他们为“自由主义者”,不过由于这个名称在英语国家早已失去原意(大多数自称为自由主义的人都是主张混合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因此不会使用这样的自称。卡托研究所不喜欢加上“古典”两字,因为这在他们看来可能让人误会为一种保守的哲学。也因此他们最终选择使用“自由意志主义”的称呼,以避免被混淆和带有保守的暗示。

自由意志主义者与他们的同盟并非都是同种性质,但都在智库、政党以及其它计划上进行合作。比如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学者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等人便共同建立了约翰伦道夫俱乐部(John Randolph Club),成为自由意志主义最主要的研究机构。而卡托研究所则支持许多独立发起的自由意志主义运动,并于1971年加入了戴维·诺兰所创始的美国自由党(不过罗斯巴德在1985年脱离了自由党)。目前在美国有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支持美国自由党,有些人则不支持任何政党,而有些人则试着与更有影响力的政党合作—无论他们之间的差异。美国共和党便有支持自由意志主义的派系—共和党自由意志派(Republican Liberty Caucus)。类似的派系也存在于美国民主党里—民主党自由派(Democratic Freedom Caucus),只不过较少为人知。共和党的众议员荣·保罗同时也是自由意志党的成员,而且还曾担任总统候选人。

哥斯达黎加的Movimiento Libertario(自由意志主义运动)是一个美国以外相当突出的自由意志主义政党,在多次的全国性选战中都获得了大约10%的选票,同时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在全国性选举中获得了一定政治势力的自由意志主义政党。

香港自由党在经济政策方面(尽管在政治上为亲共阵营)也倾向自由意志主义,并且是香港立法会里的第二大党,不过大多数的席次都是因为香港独特的选举制度允许商业团体选出一半的议席而获得的,而不是经由另一半直选出的议席。

德国自由民主党也是一个相当成功的自由意志主义政党,目前是德国联邦议院的第三大政党,而且常常在组成的联合政府里拥有一定位置。

自由意志主义也在法国由Liberté Chérie(爱护自由)党展开,由智库团和行动组织所组成,拥有2,000名成员。在一次法国政府雇员的罢工行动中,Liberté Chérie由于动员了80,000人上街反对这次罢工而大幅提高了知名度。

在2001年,政治学者、也是自由意志主义者的Jason Sorens资助发起了自由州计划(Free State Project),计划招募20,000名自由意志主义者迁移到美国某个特定的州,以专注于进行他们的行动,到了2003年8月这个计划的地点被选定在新罕布什尔州进行。不过直到2005年,报名的参与者仍然很少,而且许多参与者不满选在新罕布什尔州,开始进行不同地点的计划,例如地点选在美国西部的自由西部同盟(Free West Alliance)计划,以及选在阿拉斯加州的北方未来(North to the Future)计划。同时在欧洲也有欧洲自由计划(European Free State Project)。

〖内部争议〗

△自由意志主义对资本主义的看法:几乎所有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都支持撤销管制和自由贸易,因为他们相信人们有权利自由开创和发展商业、制造业、交通业、贸易、买卖,而政府应该尽可能的避免干涉这些事物。一些人可能会支持少部分的私营垄断。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如米尔顿·佛利民可能会支持类似学券制(school vouchers)的市场改革,但其它的人则认为这种计划会对私营产业造成威胁,而且也会膨胀政府的规模。同时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也反对政府施加反托拉斯法以及其它禁止内线交易和哄抬物价的法律及规定。

△自由意志主义对财富重新分配的看法:绝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强迫性的财富重新分配和政府福利政策,因为他们认为强迫性的重新分配是一种“合法盗窃”的行径。不过也有一些人会支持最小程度的、暂时的公共支持。

△自由意志主义对税赋的看法: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相信自由意志主义的原则在逻辑上的一贯性(互不侵犯、个人权利))证明了税赋根本无须存在,而支持有限规模政府的人则会支持低比率的税赋,认为一个社会若是缺乏税赋将会造成治安、消防等公共利益难以提供。参见:小政府主义。

△自由意志主义对政治结盟的看法:绝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在政策上都与现代的保守派结盟,包括了经济议题、言论自由、和枪枝管制等。但在许多社会议题上自由意志主义者则会与现代自由派结盟。外交政策则是自由意志主义者之间激烈争论的议题,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会反对战争,反对保守派的好战政策,但他们也会反对联合国和自由派的立场。一些人会选择与孤立主义者、宗教保守主义结盟,尽管在经济和社会议题上都有极大的差异。一些人则会拒绝与任何自由意志主义政党以外的政治团体结盟,而且也绝对不会投给主流的候选人。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通常只会投给支持自由意志主义理论的候选人,典型的例子是美国的国会议员荣·保罗。而那些选择投给任何符合他们目标和理念的人则被称为“小写-L自由意志主义”(small-L libertarians)或“哲学自由意志主义”,因为他们会更乐意与其它政党妥协以扩展个人自由的目标。在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预选中,一小部分的“小写-L自由意志主义”选择支持霍华德·迪安(Howard Dean)作为总统候选人,因为他支持自由贸易以及人民的枪械权利,同时也是因为担心约翰·凯瑞或乔治·W·布什当选会造成更恶劣的后果。一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则选择投给乔治·布什,担心约翰·凯瑞会妨碍自由贸易。而一些人则认为共和党较偏向于小政府的理念,因此选择投给布什。一小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则因为不满布什没有成功遏止联邦政府开销而投给了凯瑞。不过,很大一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最后则放弃投票(因为他们不满意2004年的自由党候选人),或者依然投给自由党的候选人迈克尔·班纳瑞克(Michael Badnarik)—尽管获胜的机会极其渺茫,因为他们相信两大党都不符合自由意志主义的原则。

△自由意志主义对智慧财产权的看法: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在智能上的(以及其它无形的)财产权利应该要和实体的财产权利同等看待,因为他们认为两者都能以自然权利正当化。一些人则以功利主义的推论来正当化智能财产权。他们主张智慧财产权可以最大化创新的动力。不过,仍然有一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智慧财产权是一种“智慧保护主义”并且应该被彻底废止。

△自由意志主义对移民的看法:自由意志主义依据着自然法,通常支持人们迁徙的自由。不过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无限制的国界会造成外国人的合法入侵。争论通常聚焦于身体的自我所有权、以及我们是否有权利雇用世界上所有人而无需经过联邦政府的许可。有时候争论则聚焦于移民者会滥用政府的国库资源。“后果论的自由意志主义”则认为应该以对经济造成的影响来判断开放移民与否。在理想上自由意志主义者会反对政府牵涉各种社会计划,因此他们也不会支持向移民者课征额外的税赋。

△自由意志主义对堕胎的看法:另一个争议则是与堕胎的管制与否有关。在美国,争论的双方都会同意这个议题应该交由各地的州政府决定,而不是国家的中央政府,也因此他们认为1973年由联邦最高法院赋予妇女堕胎权的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是无效的,因为这起案子是由国家的中央政府所判决,但这是违反了州政府的自行立法权利的。至于那些并不拥护州政府权力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则认为交由州政府或中央政府决定的问题并不重要。尽管数量不多,有一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包括许多米塞斯协会的人)认为堕胎是对胎儿先行施加暴力的行为,也因此认为堕胎是错误的。而其它自由意志主义者则认为还在成长中的胎儿应该属于妇女自己的身体管辖范围。

△自由意志主义对死刑的看法: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根基于自我防卫和报复正义的理由而支持死刑。其它人则认为那是国家权力的过度滥用。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死刑是无法挽回的因而反对之,同时也是因为认为死刑会与权利法案中对于“残酷而罕见的惩罚”的禁止产生冲突。

△自由意志主义对外国干涉的看法: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反对并质疑政府干涉其它国家的事务,尤其是在暴力的干涉上。其它人(例如那些受到客观主义影响的人)则认为当外国政府严重侵犯其国民权利时,本国政府出于道德理由应该加以干涉。但这种干涉行为也必须以本国的利益为考虑。

△自由意志主义对同性恋权利的看法:大多数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成年人有权选择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或性倾向,只要这种行为方式以不干涉其它人的同等性倾向和宗教自由为前提。不过自由意志主义者之间对于同性恋婚姻所采取的态度也有一些争议。争议大多聚焦于目前美国地方州对同性恋婚姻的牵涉。纯粹哲学上的自由意志主义者会要求所有婚姻都必须有法律的契约,并要求在契约里将婚姻一词牵涉的所有部分划清界线,使所有成人都能在合法的情况下签下婚姻契约,也因此能解决政府对于所有婚姻契约背书所牵涉的问题—包括了异性恋的婚姻在内。而如果州政府不再限定只有某些契约才是合法的,那么情况也会一样进行,男同性恋、女同性恋、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等等…都可以签下他们自己的法律契约,就如同异性恋婚姻一样。

△自由意志主义对遗产的看法:在人死后的遗嘱和未完成的契约应如何处置也是争论聚焦的议题,同时死后的遗产也是问题之一。在契约签订时,契约是依据财产所有人的意愿所实行的。通常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没有透过遗嘱分配的遗产应该首先交由在世的亲戚,同时在理想上所有的遗产都不应该流至政府的口袋中。许多自由意志主义者支持创设一种协助人们执行遗嘱的私营信用机构,以避免去世时遗产被课征税赋。

△自由意志主义对自然资源的看法: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例如自由市场的环境保护主义者和客观主义者)认为环境污染是国家对于自然资源的不当占有和管理所造成的,并认为将自然资源私有化能够达成更好的自然环境,因为私有化的所有权更能促进物主保护财产的长期价值。

△自由意志主义对动物权的看法:一小部分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提倡动物的基本权利(他们也被视为独立的个体,因此拥有免受强迫力量的权利),而其它人则认为动物是属于私人财产,并认为它们的主人有绝对权利自由处置它们。

而自由党的官方态度则认为聚焦于这些议题是不恰当的。在“达拉斯协议”下自由党的成员达成共识,认为他们应该聚焦于自愿性的解决方式,而不是偏袒某一种特定做法。在社会议题上自由党聚焦以自愿性的解决方式以及民间的机构来解决问题,而非强迫力量的政府。有关国防和移民的议题应该聚焦于如何促成自由党和其同盟所推广的自愿解决方式上。而对于其它国家面临的问题而言,解决方式应该是采取更多自由意志主义的政策,又或者所有国家都能够适用于自由意志主义的原则。

【对自由意志主义的批评】

左翼和右翼都有对于自由意志主义的批评,他们批评自由意志主义所同时主张的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两者是互相矛盾的,站不住脚而且也不受欢迎。左翼的批评通常集中于经济上的后果,他们认为全然的自由市场或是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将会造成社会不平等和贫穷,进而侵蚀个人的自由。来自右翼的批评则集中在个人道德的传统上,主张延伸个人的自由将会助长不健康和不道德的行为,进而侵蚀宗教信仰。自由意志者对此的响应是,个人自我负责、私人的慈善团体、自愿的交换商品等观念都与个人主义迈向自由的观念一致,而且也是最为有效和最为合理的迈向繁荣且和平之社会的方法。他们也主张,真正的资本主义社会即使是最贫穷的人们也能因为更快的经济成长而生活的比较好—并认为这是因为较低的税赋和更少的政府管制而达成的。

保守主义者通常主张政府必须维持社会的秩序和道德,他们认为过度的个人自由会导致危险而不负责任的行为产生,而整个社会将为此付出代价。而如果负面的行为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那么课税将能帮助政府配置资源以缓和这种市场错误。保守派最常见的争论还包括性别规范、反毒品、和公共教育。一些保守派如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评论员卓纳·古登堡(Jonah Goldberg),批评自由意志主义是“一种自大的虚无主义”,过度容忍非传统的生活方式(如海洛因的上瘾),而且容忍其它不同的政治观点。他并在同一篇文章中写道:“你不能只靠着给予小孩完全的自由就能使他们能对自己负起责任。要培养小孩好的人格就要限制他们的自由,引导他们的活力朝向正面的生产力上。这才是好的学校、好的家庭、好的社会应该做的...而不该是过度容忍的多元论(pluralism)..那将是自杀合约”(注:但其实自由意志主义不是支持“完全的自由”,他们所坚持的是以不侵犯他人为原则的自由;而且很少有自由意志主义者会认为小孩应该拥有和成人一样的权利)

一些自由主义者如约翰·罗尔斯,则认为含蓄而不明确的社会契约以及民主规定,将会使政府容易正当化那些伤害了个人的举动,只要这对于那些掌权者有利益可言。他们也进一步主张权利和市场只有在以社会责任(social obligations)作依靠的“非常稳定的社会里”才能达成—而社会责任正是自由意志主义者所排斥的。这些批评认为如果没有如此的社会基础,自由意志主义式的政府便会失败、或者扩大规模到让人无法认出。

而许多主张“拥有财产是一种偷窃”的无政府主义者,则会攻击自由意志主义在资本主义上的所有理论。一些人认为目前拥有财产的人是以不正当手段获取这些财富的,因此他们没有正当而完整的理由来要求这些财产的所有权。他们主张,在美国的大量土地都是由原本住在当地的印第安人手上所偷取来的,这证明了有钱人的权力使得他们能够借着剥削他们的劳工来不劳而获大量利益。更深入的,他们认为自由意志主义在暴力上“先行侵犯”乃至“反击”的区分方法缺乏一定的分辨原则。

其它的批评则集中于经济方面。一些批评认为自由意志主义的经济理论(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已经被实行过(在智利,19世纪的英国,和19与20世纪的美国),而结果则显现出自由意志主义的经济主张将会威胁到自由、民主、人权以及经济成长。主张自由意志主义无视于一些市场上的失败,例如人性往往倾向于作出投机取巧的行为。而且一些人认为自由意志主义的反中央集权概念将会消除一些必要的政府服务,最常被提出的问题是保健制度,批评者认为消费者往往缺乏医学常识,他们相信一个社会基于道德,必须提供那些无法支付费用的人医疗服务,而在完全的自由市场里则不可能达成足够的医疗服务,他们主张一套国有化的保健制度会比自由市场达到更好的结果。不过这些主张在自由意志主义者看来,则是以公众利益作借口、实则只是为了强迫人民接受固定的体制。

一些批评则主张自由意志主义者对于“自由”的定义(也就是在诺兰曲线所显示的)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忽视了贫穷和丧失权力在自由上会造成的影响。一些人则认为诺兰曲线这种测验在设计上就有着偏见,偏袒自由意志主义的立场。尤其他们认为,这种测验将自由意志主义描绘成“自由”的绝对支持者,但却没有指出这种自由只不过是消极自由。自由意志主义者对此则响应,所谓的积极自由并不是自然权利,而是经由当权者命令才产生的。

其它批评者,如Critical Review杂志的编辑Jeffrey Friedman,则批评自由意志主义过分简单化了在有关政府介入之效能上的议题,推卸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至他们批评者的头上,而没有自己提出证明。Friedman也批评自由意志主义在人性的观点上是由“意识形态和圣战式(crusading)政治”、而不是由“学术”所组成的。他也批评了自由意志主义者们,早已假定了人们针对自己需要和利益所产生的行动都会与人类真正需求所配合—而不是由政府来进行。

一些人则批评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动机,认为他们在现行社会位阶上大多是接近顶端的人,也因此他们支持自由意志主义不过只是为了正当化并且继续保持自己的地位罢了。比如Wired杂志的专栏作家Brooke Shelbey Biggs便认为“自由意志主义是一群披着民权外皮的资本主义贪婪者”并接着说“自由意志主义者往往会信口开河,大谈未来如果没有政府干涉的话将会如何如何。而无视于诸如平衡弱势文化的不利条件、反歧视的积极行动政策(affirmative action)、公共事业计划—比如在硅谷周遭的高速公路计划、补助艺术活动、对孩童虐待的防范和介入、对年长者的医疗保健、等等以及其它很多事情。而且他们对于那些针对资本增值(capital-gains)或是公司与有钱人的减税,也都没有半句抱怨。”

这些批评包含了对于自由意志主义支持全球化的举动,他们认为这证明了自由意志主义乐于保持目前全球的现况而且想要“巩固”那些支配的霸权优势。同样的,他们认为自由意志主义在他们当地都相当富裕,古典自由主义在这方面往往对于富裕、商业、和公司抱持着怀疑态度,而且托玛斯·杰弗逊尤其对于公司组织的成长有相当的批评。不过在这方面,有些自由意志主义者是否定公司的正当性的,他们认为那是类似政府的架构。

大多数经济学者认同对于进行决策上的分散是有效率的市场所不可或缺的,但许多经济学者也主张市场失灵(market failures)时政府非得介入不可。而自由意志主义则相信自由市场在重新分配资源上是效率极高而且非常公平的,他们不会容许市场违反任何个人的消极自由。而且,他们反对任何借着声称“市场失灵”而进行的政府介入,声称这种介入将会导致政府失灵—比喻成比疾病本身还要糟糕的医疗手段。

一些批评者则针对生态环境方面,认为自由意志主义对财产权的观点将会危害环境,他们在环境方面提出许多观点,比如风景的美丽—他们认为这是无法衡量价值的自然资产。

某些批评则主张自由意志主义将会造成奴隶的合法化,借着自我所有权的观念撤销劳工法,再经由契约式的劳工协议,彻底出卖未来的劳工权利。以及/或者只是惩罚一个人无法偿还债务而成为契约佣仆(Indentured servant)。这其实便是自由意志主义内部的争论之一,是否要正当化契约的奴隶以及契约劳工。自由意志主义对此的新辩驳是:他人的身体,如同托玛斯·杰弗逊所说的,不应该是所有权所包含的项目之一,因此奴隶是非法的,是一种非法的拘禁。这个观点也就是存在已久的普通法的原则—权利是不可被剥夺的,权利无法被视为是一种是他人的财产(在法律上),不可以如此的买卖权利。虽然如此,这仍然不是自由意志主义者所公开承认的原则之一,有关自愿的奴隶契约的议题仍然在自由意志主义者间持续的争论中。

有些人则批评自由意志主义是从来没有被实践过的,也因此他们所声称的那些优点仍然没有经过试验。一些人则继续主张自由意志主义的观念是注定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实现的,因为他们认为人性便是如此,只要有组织有足够力量去监督契约的执行、并禁止诈骗行为,那么这个组织注定会夺取权力而成为一个政府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