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恩•克雷格 (Brian Clegg)



Average rating: 4.43 · 7 ratings · 0 reviews · 1 distinct work
飞行中的科学

by
4.43 avg rating — 7 ratings — published 2013
Rate this book
Clear rating

* Note: these are all the books on Goodreads for this author. To add more, click here.

Upcoming Events

No scheduled events. Add an event.

“既然与启动飞机引擎相比,飞机在滑行中的耗能要少得多,那为什么不用拖车将飞机直接拖到跑道的起点呢?2006年,维珍航空公司就想出了一个类似的主意。他们的想法是将飞机拖至跑道一端的“起步排位”(starting grid)处。”
布莱恩•克雷格 (Brian Clegg), 飞行中的科学

“在以无线电为基础的精密导航和着陆系统运用之前,飞行员不得不依赖目视指示器来帮助他们飞回机场。为了能在空中定位跑道准备着陆,飞行员会利用地标,这些地标在空中就能识别。例如,从东面飞入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航线上就有这样一个标准的地标,它是一个巨型的储气罐。很不幸的是,在同一方位还有另外一个看上去差不多的储气罐,而它指向的则是诺霍特(Northolt)的英国皇家空军(RAF)基地。有一位隶属于美国航空(US Airline)的飞行员曾经驾驶着波音707路过此地,目的地为希思罗机场,结果,他认错了储气罐,最后降落在了诺霍特。这造成了非常巨大的麻烦。起飞时,飞机需要的跑道长度要比降落时的长。而对于一架波音707来说,诺霍特的跑道太短了,无法起飞。 最后,大家不得不把飞机上能拆的都拆了,从座椅到厨房,这样飞机才得以勉强起飞。当地的传言说,人们在跑道附近办公区的屋顶上发现了轮胎的印记,从印记的形态来看,像是飞机费尽了周折才得以升空。在这次事件之后,为了区分两个储气罐,它们被刷上了不同的记号。就比如那个希思罗储气罐,人们给它刷上了字母LH——如果你坐火车经过伦敦西区的索撤尔(Southall),你依然能看见它。”
布莱恩•克雷格 (Brian Clegg), 飞行中的科学

“既然提到协和式飞机,我们就附带地说下,对于那些确信科技将会以加速度发展的人来说,这种飞机的出现无疑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人类出行的历史。起初,人类受脚力之限,每小时只能走3~4英里,之后我们在马或是船的帮助下,提高了行驶速度。到了19世纪,火车的出现让时速最低50英里(约相当于80千米/小时)成为了出行的常态。接着进入20世纪,坐飞机出行使速度大增,我们以每小时500英里的速度(约800千米/小时)在空中穿梭。 对于除了飞行员之外的其他人来说——基本上,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有的人,如果想体验20世纪最快的速度,那就试试协和式飞机吧,它的时速能达到1350英里(约2170千米/小时),是声速的2倍,相当惊人。不过,就目前来说,我们还是只能坐着时速不超过500英里的普通飞机出行。有时科技的发展会进入停滞期,至少在某一时间段内是这样的。也许未来还会出现超音速飞机——制造商们总是会有层出不穷的新点子——协和式飞机从一开始接到上百架的订单到最终被停飞,这样的事实说明了对速度真正的限制并不主要来自于科技,而是来自于政治意志。”
布莱恩•克雷格 (Brian Clegg), 飞行中的科学



Is this you? Let us know. If not, help out and invite 布莱恩•克雷格 to Goodreads.